您的位置:首页 >政务公开 >供销社 >其它信息
索引号: 000000000-2018-00606 发布机构: 供销社
发文日期: 2018-12-06 主题分类: 其它信息

农业经营体制变革历史的回顾与思考(五)

  集体生产经营体制,不符合农民的心愿,更与农业生产的要求根本不相适应。农业生产只适合以家庭为单位进行,而不宜实行集体化。这是农业生产的特点决定的。农业生产有自己的特点和规律:一是农业是人类社会生产与生物(种植业的植物及养殖业的动物)自然生长过程相结合的产业。它受到人类社会的及自然条件的双重制约,面临社会及自然的双重风险。所以有人说搞农业是开“露天工厂”,“人管一半,天管一半”,灾害多、风险大。二是农业生产时间、空间上的分散性。农业生产的环节多,周期长,众多的生产环节中的劳动价值难以单独进行有效、准确的计量,因为每一个生产环节都不能直接产生价值(农业生产的价值要在一季庄稼收后的最终产量上才能体现出来),但是,每一个生产环节又都对最终产量有直接影响,甚至某一个生产环节上出了问题,就可能毁掉整个生产。

  农业生产的这些特点,决定了农业生产要实行集体化,必须有相应的极其严格又极其精细的管理,要比工业管理复杂、困难得多,实际上是难以做到的。工业生产可以实现高度专业分工,因为各个生产环节都可以建立能够独立进行严格的计量、质量考核的岗位责任制,哪怕是生产一个螺丝钉,都产生可以独立计算的产值,都可以建立起明确的量与质的考核及计酬标准。所以,工业生产可以实行社会化大生产,扩大生产规模。一个大型工厂,根据专业分工的需要,建成若干个车间和一条条流水线,把成千上万个劳动者科学地组织起来,工作岗位井井有条。每个岗位上每个人劳动的量与质都能进行有效的考核,每个人的劳动结果都与其报酬紧紧联系。所以在专业分工基础上的工业扩大生产规模,不仅不会造成窝工和资源的浪费,反而会更充分地发挥劳力、资源的潜力,形成规模优势,大幅度提高劳动生产率。而农业生产不能形成这样的专业分工岗位,较长的生产周期中,分散的众多生产环节上,没有可以独立存在的中间产品,每项劳动都难以确定科学的计量与考核、监督、验收标准,分配上便无法与产量挂钩。“按劳取酬”的原则便无法实现。

  从我国的农业集体化的实践来看,从合作社到人民公社的生产队,在劳动管理上,对社员劳动的量与质上的考核主要是靠评工计分,分配上也只有按社员所得工分进行。但是,评工计分做到极致也只能反映劳动的量,难以反映劳动的质,体现不了劳动生产最终价值。这是一个随意性极大,毫无科学性可言的“大马虎”办法。在全国范围里,从合作社到人民公社的生产队,自始至终,全国各地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无法做好这项工作。所以,在整个中国农业集体化时代,合理的科学的劳动管理、切实可行的劳绩考核、计酬、分配制度一直没有,也完全不可能建立起来。集体经济的管理、计酬办法完全处于随意、自流状态,按劳取酬原则根本无法实现。结果只能是“大呼隆”劳动,平均主义的“大锅饭”盛行。社员“干好干坏一个样,干多干少一个样”,甚至“干不干一个样”。还有人凭着特殊地位、权力,不干活也可以取得高工分,得到高额报酬。集体体制的“大锅饭”中其实掩盖着剥削行为。还有,在不少地方,评工计分成为社队干部整社员的一种手段。这样的评工计酬办法,怎能体现人的劳动价值,调动农民的积极性?年复一年,积重难返,形成全国性的农民普遍“怠工”。人民公社集体经济也便从根本上丧失了发展活力。

  我国二十几年的农业集体化的失败,证明了农业不能搞集体生产。集体规模越大,越没有办法搞好。改革前后的经验教训从正反两个方面证明,农业生产最适合以家庭为生产、经营单位。家庭是社会最基础的细胞,具有组织生产的社会功能,它又有极强的凝聚力、稳定性和自主性。一个农民家庭,有一个懂农业生产、责任心强的家长,可以有效地安排生产经营,组成一个有活力、高效率的生产、经营主体。每个家庭成员利益一致,有爱家,团结起来搞好生产的自觉性(如果成员中矛盾利益不可调和,他们则会“分家”即另组家庭)。家庭还可以合理、充分利用农忙及农闲时间,机动灵活地搞好大田及家庭副业生产,达到生产效率最高化、经营收益最大化。而一旦把家庭纳入集体,家庭失去了独立生产、经营主体地位,以上一切长处也就丧失殆尽。

  家庭经营的这些优势,从合作化运动开始就被严重歪曲了,对它的局限性的认识陷入绝对化。世界各国,特别是发达国家的农业发展现状,农村改革后我国农业商品化发展的新实践都说明,只要认真实行合作制(绝不是消灭私有制的集体化)并建立起完善的社会化服务体系,家庭经营的局限性是完全可以克服的。现代西方发达国家农业现代化水平很高,但都仍然是家庭经营为主要形态。美国农业现代化水平最高,也仍然是一个个规模不等的家庭农场。日本的农业经营规模较小,但有全国及各级农协完善的服务保障,农业生产水平也很高。目前我国新出现的种田大户等新型经济主体,通过土地流转,耕种几百亩,甚至几千亩或更多的土地。可见家庭经营的规模不一定就小。

  农村改革的带头人万里对农业经营体制有深切的认识。他说,农业生产以家庭为单位好,这是农业特点决定的。家庭生产加上社会化服务,有很强的适应性,不光能为农民求温饱,而且可以致富,可以走向现代化。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搞集体化走了一段弯路,后来先后搞了家庭承包经营。谁搞谁受益,早搞早受益,不搞继续受穷。长期吃不饱饭的社会主义没有什么优越性,必将被人民抛弃。所以我说包产到户不仅救了农业农民,也救了中国,救了社会主义。(《万里访谈录》《百年潮》19975期)。

【字体: